<ins id="rjxtn"><th id="rjxtn"></th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駐馬店廣視網>財經>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 享 至 手 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碼TMD投資版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05-20 17:51:04|來源:界面|點擊量:2567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 | 燃財經 王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騰訊阿里買下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,被很多人認為是創業上限的TMD(字節跳動、美團、滴滴)也在蠢蠢欲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第一次出手至今,TMD共投出了150多家企業。從出手頻次來看,美團最多,字節跳動次之,滴滴最為克制;從投資風格來看,美團和字節跳動都較為激進,滴滴則相對謹慎;從投資版圖來看,三家均圍繞核心業務展開,字節跳動偏愛內容社交,美團喜歡餐飲旅游,滴滴獨愛出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MD在BAT的重重圍剿之下突圍而出,他們更像共同奮斗的朋友,依靠投資業務,他們或做寬或做深,以期通過這樣的方式保持佼佼者的位置,成為甚至超越BAT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節跳動:一手流量一手變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年中,字節跳動的戰略投資業務發生了一次大的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次調整將原來的投資部和戰略部合并為一個部門,新上任的負責人并不為外界所知。直到今年4月,The information曝光了字節跳動的106高管之后,人們才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授——清華大學自動化專業碩士,2011年畢業,2015年加入字節跳動。嚴授的公開資料并不多,和字節跳動投資部頻繁接觸的投資人章非告訴燃財經,“嚴授原來是騰訊戰略合作部的背景,他的身份并不復雜,2015年加入字節跳動做了張一鳴的業務助理”。他同時表示,在嚴授接手戰略投資部之前,戰略部和投資部已經更換過多次負責人,“戰略那邊是一個百度來的人負責,當時還分管銷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The information披露的信息來看,直接向嚴授匯報的員工有16人,章非告訴燃財經(ID:rancaijing),其投資團隊有40多人。而在2016年,字節跳動還只有4個項目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?¥????±???¥???????·¥?? ??¥?o? / é???-??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向嚴授匯報的員工  來源 / 量子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團隊擴大,字節跳動的投資版圖也在這三年迅速擴張。2016之前,字節跳動僅出手8個項目,而如今,字節跳動已經投資53個項目,先后涉及內容、社交、出海等多個領域,其投資領域和字節跳動的業務發展高度協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下半年是字節跳動投資的分水嶺。在此之前,字節跳動的投資大部分限于國內,投資領域大部分是內容、社交和工具,而其中平臺類企業非常多,可以說除去內容領域板塊的自媒體投資,其余所有的均為平臺類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業務的本質均為流量獲取。字節跳動利用資本的觸手布局各類新興平臺,目的便是為了促成不同平臺間的用戶轉化以及商業化渠道共享,借以鞏固并擴張自己的流量版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當國內流量見頂之后,字節選擇出海作為自己流量版圖的另一重點延伸方向。從2017年10月至今,頭條已經累計投資(收購)了9個海外內容平臺,覆蓋圖文、短視頻、直播等多種主流內容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-?è??è·3??¨?????¨???????????¥???è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節跳動的全球化戰略細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發展階段來看,這些項目更偏后期。這是因為想要走出中國,字節跳動不僅面臨Facebook、Google、Snapchat這樣強大的競爭對手,還面臨著品牌和用戶積累,缺乏本地化運營經驗的難題,以及突破起來更困難的版權積累,這正是海外成熟品牌的資產。此時,對海外產品競爭對手的快速收購或許是最好的擴張辦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購后,頭條借用自身產品經驗,將擅長的技術和商業化運營經驗為其賦能。“收購Musical.ly當天,將其接入頭條的推薦系統,當天日活漲了30%。”接近頭條內部的行業人士告訴燃財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“今日頭條是一個很大的變現機器,只要獲客成本低于用戶生命周期價值,他就可以去瘋狂花錢買流量,而當流量達到一個閾值之后便可以接入算法推薦系統,這會對DAU有一個特別大的增長,之后進入變現渠道。”而這樣的機制可以讓字節跳動在收購偏后期的項目之后,迅速實現變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梳理字節跳動的被投項目發現,其對內容尤其偏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3月,頭條宣布成立2億人民幣規模的內容創業投資基金,同時啟動旗下孵化空間“頭條號創作空間”。2018年1月,今日頭條還成立了一家規模2億元的內容投資基金,投資早期新媒體內容創業項目,并優先關注短視頻項目。2018年底,外媒爆料字節跳動打算組建自己的首支100億元(約為14.5億美元)的風險投資基金,將主要用于投資人工智能和內容領域的優質企業,字節跳動的回復是不予置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方面因為字節跳動靠搬運內容起家,投資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避免版權糾紛,另一方面,投資內容的同時還在版權基礎上打通各個產品的內容板塊,如在自營新聞平臺Top Buzz上插入Live. me直播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和字節跳動非常熟悉的投資人告訴燃財經,字節跳動現在的投資業務有三條線:第一是和主業相關的,即內容和社交;第二是暫時沒有那么相關的,比如教育和2B;第三就是財務投資,投更早一點的項目,更小的股份比例。整體的邏輯還是戰略優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去年年中開始,字節跳動開始頻繁加碼企業服務、教育、游戲、電商、金融領域。“很多教育類的項目,他們出手就并購了,我們很難參與,整個2018年字節跳動投資+并購了10多個教育項目。”一位資深FA告訴燃財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節跳動的這一系列行為為外界不解,揭開謎底的是彭博社在2019年初的一篇報道,字節跳動給投資者許諾的營收是500億-550億元,最終只達到了預期范圍下限,與同梯隊的互聯網公司仍有不小的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看2018年至今字節跳動所有的商業化嘗試,比如電商、教育、游戲、金融等業務,大都是以流量為紐帶,并不具備制造流量的價值,僅僅為了服務變現的需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2019年,字節跳動還在持續加碼游戲和教育,在某種程度上或許也是為了變現的需要,據悉字節跳動今年定下的目標是1000億元的營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人李云如此解釋字節跳動的戰略投資。“表面上看是戰略投資,其實更像是財務投資,流量獲得和內容支撐都是為了實現它的利潤,是為了繼續其2-3倍的增長神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以來,字節跳動狩獵頗多,投資版圖不斷擴張的同時也造成了一些困難。“簡單講就是,投得有點兒急,有點吃撐了,階段性的需要消化,需要花時間整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-?è??è·3??¨??????èμ?????±??? ?????? / ???è′¢?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節跳動的投資布局  制圖 / 燃財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:先激進后冷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對于美團來說是關鍵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年,美團和大眾點評合并,經此一役,徹底奠定了新美大在O2O領域的市場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場足以寫進O2O歷史的合并中,有一位關鍵先生——陳少暉。“如果沒有陳少暉,美團或許不能在O2O市場活下來,或者即使活下來,可能單一的產品也非常容易被阿里剿滅。”投資人李云告訴燃財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陳少暉不僅僅是這場戰爭中的關鍵先生,更是美團投資業務的關鍵先生。2014年11月,原騰訊產業共贏基金執行董事陳少暉加入王興的三快科技公司,時任戰略投資副總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2月,美團點評發起設立美團點評產業基金龍珠資本,首期25億人民幣,重點投資大消費領域C輪以前的項目,陳少暉擔任CEO。同時,曾擔任聯想控股執行董事,天圖資本合伙人的朱擁華加入龍珠資本,擔任美團龍珠資本創始合伙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來看,“美團投資部/龍珠整體差不多有40人左右,龍珠人不多,大家都在一起辦公“,一位美團投資部前員工告訴燃財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14年至今,美團共出資74筆(涵蓋大眾點評及龍珠資本投資項目),是TMD中出手頻次最多的一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縱觀美團近年來的投資情況,與其戰略高度協同。這種協同表現為:上市之前,美團一直不設邊界,因此其投資業務也涉及出行、新零售、酒店、旅游、金融等多個板塊;而上市之后,美團宣布聚焦于“吃“,即餐飲+平臺,整個2018年其他板塊的投資幾乎停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餐飲一直是美團的核心。美團的74筆投資中,其中涉及餐飲相關的有34筆,覆蓋系統服務商、供應鏈、餐飲品牌等細分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借助投資業務,在整個餐飲產業鏈上下游,美團形成了以到店、外賣為核心,向上溯源至食材、酒水供應,中間包括營銷、信息化服務,再到下游配送、訂單環節的生態格局。依靠這樣的布局,美團在提升了自身精細化運營能力和信息化布局水平的同時,也能夠幫助平臺上的餐飲商家提升經營效率,降低經營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于美團會投資/合作怎樣的企業,陳少暉早就給出了答案。他曾在接受采訪時指出三個方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是用戶端,希望合作伙伴幫助去拓展更多的用戶,發掘更多的用戶場景,發現更多用戶的需求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是具有連接商戶能力的公司。美團鼓勵第三方的合作伙伴,通過協作和運營把第三方服務搭建好,有的已經在美團平臺一年產生十幾億的交易額,未來的開放平臺基礎設施還處在搭建的過程,會有更多的API和對接能力可以對接第三方的服務商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是交易平臺的產品形態。比如說交易的履約環節,需要很多很復雜的線下服務能力。比如說,涉及到整個交易相關的系統和流程,愿意與美團的生態體系共同對接,在合作伙伴基礎上通過進一步的投資,探索深入合作的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,美團在招股書中公開披露其未來的投資邏輯。“進一步增加與美團核心業務有關的更廣泛的成員公司,與美團實現戰略協同,為美團提供產品及服務組合,或幫助美團進入新市場以擴展國際業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邏輯還是餐飲為主的生態鏈,衍射出其它生活服務場景的全覆蓋。”美團投資部前員工余力告訴燃財經(ID:rancaijing)。他同時表示,"美團不是騰訊產業基金,沒盈利,沒那么多不受約束的現金,所以錢都是用在刀刃上,不會做一些純為了占坑的類財務投資。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舉了近期龍珠資本投資誼品生鮮的例子。“美團當初試點做小象對標的是下沉市場的盒馬,但小象在很多城市出了各種不同的問題,我們認為其原因是發力太晚,錯過了時間窗口期,想通過投資補救,所以投資了誼品生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是美團追趕對手的方式,也是其抵御風險的方式。美團早在三前就開始涉獵餐飲2B業務,先后投資天子星、奧琦瑋、掌上快銷等項目,同時內部也上線了名為“快驢”的產品,為商家提供財務對賬、商品管理、供應鏈等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經接受大眾點評公司投資,后歸入美團投資體系的大家來前CTO唐適慶感覺:“美團最初做這塊業務具有防御性,是基于它對B端市場的不安全感,就是我先把這些市場占下來,再做進一步競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美團才將to B上升到戰略高度。 雖然王慧文曾經表示,對于RMS(餐廳管理系統)這塊業務,很后悔沒有直接做而是選擇了投資。但這些投資并購動作為后來美團直接殺入提供了重組的經驗,奧琦瑋于去年5月并購天子星便是范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美團在招股書中對to B的定位,它向商家提供廣泛的解決方案,包括精準在線營銷工具、配送基礎設施,以及云端ERP系統、聚合支付系統、供應鏈和金融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,餐飲2B業務,恰恰就是招股書中所談到的可以為美團提供產品及服務組合的板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通過投資美團還在擴展國際業務。2018年是美團出海的元年,圍繞衣食住行投資了印度最大的外賣平臺Swiggy和印度尼西亞最大生活服務平臺Go-Jek,他們幫助美團打開了印度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梳理美團投資的項目不難發現,從2016年到2018年,美團的出資頻次正在逐步減少,其投資也從激進變得謹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另外一方面,95%以上項目美團方面都是領投或獨投。這被外界認為美團對被投項目有很強的控制欲。“是否干涉項目,不能一概而論。如果投之前就準備干涉了,那一定和對方講好,怎么干涉,聽誰的,利益怎么分派。有的項目你不干涉是因為短期內別人比你做的好,你干涉的意義不大。”余力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?¢??????èμ?????±??? ?????? / ???è′¢?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團的投資布局  制圖 / 燃財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:打造出行全產業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下半年,不擅長融資的程維從高盛挖來柳青,連同她的得力干將朱景士。朱景士的到來幫滴滴站穩了腳跟,用程維的話說,滴滴依靠朱景士一個人就用30天融到了30億美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景士加入后,滴滴新成立戰略投資部,朱景士任總監。目前,朱景士擔任滴滴戰略副總裁,直接向柳青匯報。此外,朱景士是董事會中除了程維、柳青之外的唯一的滴滴人士,其地位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目前為止,滴滴并沒有成立單獨的投資部,而是歸屬朱景士負責的戰略事業群。一位滴滴離職的中層員工告訴燃財經,“整個戰略部加起來最多30人,可能還不到”。而一位接近滴滴的投資人告訴燃財經,"滴滴只有5個投資經理,他們非常穩定,很少離職"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景士在滴滴內部風評很好,“滴滴的IR管理得非常好,都是朱景士在維護,他的能力模型在公司是無法替代的,屬于一個完美的人,沒有什么缺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的投資業務以2016年為分水嶺。2016年8月之前,滴滴對外投資/并購10筆(Lyft 2筆),其中7筆為網約車業務。而通過快的和Uber中國的并購,滴滴坐穩了國內網約車市場第一的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和Uber博弈并未停止。在收購Uber中國之前,滴滴就投資了北美的Lyft、印度的Ola;而在收購之后,滴滴先后投資了東南亞的Grab、中東的Careem、歐洲的Taxify,幾乎投資了Uber在全球的所有對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海外約車市場的布局策略,程維曾在采訪中表示:“在不同戰場我們有不同打法。有些市場比較open,我們就自己去做;有些市場很封閉,同時當地合作伙伴是創造價值的,那我們就合資,通過投資把技術輸出給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入股海外網約車平臺是滴滴“叫車”業務的橫向延伸,在產業鏈上下游的投資則意味著公司在國內的縱向拓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下半年開始,滴滴通過并購/投資/內部孵化形成了以快車、專車、順風車、出租車為核心,搭載巴士、單車、電單車等多種出行方式的核心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四處發力源于其對未知競爭對手的恐懼。“滴滴的壟斷性質沒有那么強,背后有曹操這樣的國企,神州這樣厲害的操盤手,而且還面臨政府的高壓,這導致無論是任何形式的競爭對手,滴滴都會想用投資的方式把它拉到同一個賽道,要么就把對手掐死在搖籃里。”一位接近滴滴的投資人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想壟斷所有出行方式的意志和恐懼表現為:滴滴早在2016年3月便孵化了青桔單車,后又多次重金押注了ofo,當發現ofo拒絕被控制后,滴滴馬上就托管了小藍單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滴滴除了在出行這一核心業務上鞏固市場地位、擴大布局外,還在擴展配套服務。滴滴曾投資中保車服、明覺科技等多個和汽車后市場相關的項目,并且投資了人人車這樣的二手車交易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滴滴意識到憑借一己之力無法做到出行市場的壟斷,因為這個市場的專業性質和所需要的資本加碼可能要比社交大得多,在無法實現壟斷的情況下,滴滴必須去思考做一個更完整的產業鏈的事情,至于說效果好與不好,能不能獲利,我覺得已經不是優先考量的方面,占的是賽道,戰略偏多。”一位出行行業投資人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維將滴滴對外的投資邏輯概括為:“有人做好了我們就合作,沒人做好我們就自己做,這是我們的原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秉承這種原則,當滴滴在汽車后市場里找不到一個全國性充電平臺,自己做了小桔充電。而當滴滴發現二手車領域已經有很多公司做得很好,就選擇合作,投資了人人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于字節跳動和美團,從出資頻次來看滴滴尤其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,目前為止僅出資38筆,且更偏向于中后期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滴滴來說,早期的投資/并購更多的是為了占領網約車市場,而當企業越來越大,滴滴則需要一邊在出行方式上做寬,一邊在產業鏈上做深,只是兩者都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′??′??????èμ?????±??? ?????? / ???è′¢?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滴滴的投資布局  制圖 / 燃財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MD現實與未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梳理這三家企業的對外投資發現,他們均在2014年前后開始戰略融資,但目前也仍在摸索階段,“阿里和騰訊都走了好多年了,也依然在探索,到底是業務優先還是財務優先,到底多占還是少占,這件事情是一直在動態變化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致來說,美團、滴滴、頭條的戰略投資,基本圍繞著自己的核心業務展開。對于業務關聯相對較弱的新興市場和前沿技術,很少深入布局。而在投資板塊上,他們目前并沒有像阿里和騰訊那樣出現強烈的沖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對比BAT,盡管TMD加起來已經投資了150多家公司,但在戰略投資上還屬于“初階玩家”。眼下,TMD顯然不像BAT那樣對創業者有十足的殺傷力,但創業十年的二維火,因為美團自己要做收銀機被封殺;頻繁投資ofo的滴滴,實際上想獲得ofo的全權把控;內容創業現在更離不開今日頭條,無論是PGC還是UCG,頭條和他們也算是一榮俱榮、一損俱損。這意味著當TMD成長壯大之后,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BAT,其一舉一動都會牽連到創業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2019年,頻頻出資的TMD則表現得相對克制。以目前的情況來看,2019年字節跳動依然在持續加碼,共出資5筆,而美團和滴滴對外僅僅出資1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或許源于他們各自都遇到了問題。字節跳動面臨超強的營收壓力,需要開源節流且尋找變現場景;美團需要鞏固核心業務,以對抗阿里的來勢洶洶;滴滴需要在合規整改和司機供給之間尋找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巨頭的2019并不好過,或許當他們熬過這段日子,又會重新開始征戰資本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廣視網、駐馬店融媒、駐馬店網絡問政、掌上駐馬店、駐馬店頭條、駐馬店廣播電視臺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,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,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:http://www.cucs.net/showinfo-104-237127-0.html,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責任編輯 / 劉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審核 / 平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終審 / 張凱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. 上一篇:Facebook再次轉型,這次還會錯過技術大潮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. 下一篇:“缺芯”困境之下,開源架構RISC-V能否打破英特爾、ARM的壟斷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. 重庆时时彩综合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rjxtn"><th id="rjxtn"></th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rjxtn"><th id="rjxtn"></th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期内必开一期四肖永久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快三利用概率稳赚 足球分析推荐 棋牌满20元提现 万人龙虎是哪个网可以买 手机打鱼游戏现金 澳门一张比大小规则 藏分真的能出款吗 500万彩票网完整比分 重庆欢乐生肖对应的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极速pk赛车官网 四肖八码9044 十一运夺金 稳赚方法 11选5前三稳赚